ordinary

这是一个充满黑历史的po
啃粮记录用

随便画

2017.6.8活动的对戏

全息画面里人局促的表现弄得不由一笑,接下指令婉拒好友提议后调出编号607刷新任务指令,一边穿戴装备好前往传送台。略过温度湿度风向目光锁定在任务上的三个名字,暗叹难怪钰长官严肃的态度。sss级字体太醒目直至刺眼。
攥住袖口踏上传送台面对金属门点头施礼“来了。”便略察觉重力违忤,大概是已穿过小行星带。隆哒声响起表示对接完毕指令,与好友穿过阶梯一起踏上阿尔法星表面。
地面湿度比仪器数据显示的要略高,能见度并不远。拇指拭去定位仪的白雾,调出方向与坐标向身边好友示意:一切准备就绪——“请下达行动指令。”

用靴尖轻轻踢开前方的碎石子,环视一圈。除了几道类似却大于凯特人的猫爪抓痕,另外一边确实类似于岚牙族的足迹——这位整个银河系内恶名昭彰的种族,以低智慧,倨傲,似狼人出名。危险难度与罗慕伦人不相伯仲。撇去明显的野兽痕迹不谈,从湿度,重力,甚至是干涸的表面。都不像是有植物生长过的模样。颇为奇怪,就算是那位中二的太阳神创造的星球也如地球一般有山有水。“根据过往的舰长日记,没有任何一位舰长跟这个星球的人打过交道。”掏出个人PPAD,上面的屏幕两个学院徽章周围有一圈黄色及蓝色的小点。大概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及赏金猎人。
“据联盟官方资料,该星球上没有任何智慧生物。但.....三位军人理应不该打不过这些猛兽。”
“总之,先去与那些为巨额悬赏金来的猎人们汇合吧。”
随即握住人冰凉凉的手腕,用力扯他带着人快速向黄点移动。察觉到这位参谋长的疑惑,“他们获取消息的路子可比我们多多了。捡捡漏什么的不过分。”回头眨眨眼带着些许可爱。“卡斯弟弟.....拜托....别那么呆板。重山舰长不会那么容易带着他的两位学员用生命去冒险。得对他有信心。”

虽有些意外会与赏金猎人有交集却也抬看了眼屏幕上的坐标,同时打开领边微型探测通讯器按钮,被侃后心下遂明白此行目的“我清楚...相信少校不会轻易葬身它腹。”
接近黄点附近通讯器传来少许噪音拉过人近身示意减速隐蔽。审视四周悄无声息,别说小飞艇连人影都没一个,更奇怪探测器显示并无活物明明已经接近位置“会有多少误差?”侧身在一处结晶掩体下调整坐标地图,此处并无强力磁场身边这位上司也皱眉不解。通讯器噪音也变本加厉强调存在,信号情况不知受何影响越来越糟糕。
“有麻烦了。这个干扰绝不是来自低等猛兽。”摘下耳机调频,头顶掩体传来石子摩擦的响动。下意识附身迅速拆装微型弹药,身边女子长官也立刻上膛激枪。tick——两声,头顶掉下来一只机械犬应声而落。来不及解锁下个连环开关,身边人反手亮出合金造装备弓步接跳向四点方向,咔的拿下另一只。细看和刚才那只属同款中枢电路断掉后仍刺啦不断,远处300米似乎有人大喊喊叫。
拍拍衣服重新街上探测器打开红外装置,四个红点忽明忽暗“这下...大概找到了那群人?”

存档用 月戏

2017.5.31

迟迟未到的六月。
被判刑前的羁押期总是压的人透不过来气的。既不能写祝词也无法痛快的立下遗嘱,苛延残喘,呼吸着地下不透过阳光就不会被察觉的某些尘埃落定的风——处处透露着不详又窒息的消息。
真的糟糕透了,比垃圾场的东西还要令人作呕。那里好歹还能偶尔碰见几只老朋友。
这么想着不禁重新沉下心深吸气,魔法药水纸符通通被搜刮的什么不剩,地气乱到压迫神经,灵魂的嘶吼坏绕周身,从太阳沉入地平线到晨光微熹就没消停简直是余音绕梁。
力不从心又疲惫,也许很多「孩子」是自己也安慰不了的。双膝重新着地跪好轻哼着颂歌“「孩子」的诉求精灵的歌已经听过了,再这样下去会疯掉的,我这么聪明的人答应这条指示已经是错上加错所以……”
压抑。空气仿佛凝固不得不被打断,闭口深吸吐纳,合眼后无数光板飞舞着凑过来。空气也越来越粘稠。
“别吵,别叫,我听到了,现在什么都没有请不要……”习惯性的去摸纸与颂本摸空后又懊恼一秒自己的健忘。
断续的念出印在记忆的古语,耳边却炸响起接二连三的嘶吼。脾气真大。
“好了好了,已经不是幸存者了没有必要惨叫了,回到该去的地方去....”
压抑。脱口而出了一句颂词暗含的安慰,而周围的风仍没有如预想的平静下去。变本加厉连带着不知是何处的暗流泠然作响,一下一下撞击神经最低线。
很危险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抬手挥舞画符,就算没有魔法药与纸又能怎么样呢,安慰「孩子」们是我与生俱来的职责。拥抱大地的绘图板执笔创作,肆意妄为的操纵这些光点。
算我的神赐予代理人的死刑期提前两日。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你听不到他们的喊声吗;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祈求,现在请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吧。
“请给予我勇气和力量,坚持到最后一刻。为了作为人类最后一个自私的愿望。”
再一下下就好,六月就要来了。

存档用

烟雨楼–海之城市

海边礁石被浪击打的声音像刀剑出入鞘一般回环往复,红树林在波浪中生根发芽并倒长向海水,根系越来越长,许多来自洋流的子民藏在它们的根部寻求庇护。而罕见的飞沙走石伴随着潮汐腥咸的海水一并侵蚀着扎根于此的红树根系。
这并不常见。灾难随之生的不光是生息于此的小部分数据低等怪物更是少了材料数据。
外面的世界不知怎样,但在荣耀大陆数据是不允许你全识全能的。不幸运的堆积数据恐怕后悔让自己有了自主意识吧。背后劫风闪着不安的光,这位老朋友被拿去改造了一次又一次而自己被洗了一次又一次可还不是觉醒了不该拥有的五感。或许这该感谢自己的操控者小姑娘总把自己停在不同的地方看风景。
脚下不属于这里的干燥尘土气息愈演愈烈,身为元素的操控者更是清晰的感受到凌乱的元素胡乱搅在一起。海浪声更是刺耳似发出矮小哥布林被手刃时的惨叫。
外面世界如神明一样的人类计算的一切正在失控。此时此刻这个世界没有维护,只有从海平线那边突升的山脊,模糊的吞吐着海水。不安的生物从根系上探出头脑,便成千上万疯狂的爬向脚下雕刻花纹的城墙,成了海水的帮凶继续吞噬着空间。
这画面一点也不美。可能下一秒世界会崩坏到那所谓神明都无法修复的地步。被这个奇怪的想法吓了一跳,白袍逐渐染上冰霜的气息扫落了快翻越城墙的水,结成冰渣子将收集来的繁星编排一队清晰的反映射到天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视线之下像打开的缺口,数以千计的低等怪往冰封处涌动。出手那一刻一切都偏离正轨了,自己是不是应该老实站在这里等着外面世界的修复与维护?
风声呼啸,奏成诡秘的乐章。可能厌恶洗技能的体验身体不由自主跳向高处,心下了然寻找着隐蔽处。

17.11以后的东西
我在干什么啊……

大部分是随便勾两笔的临摹和上课画的大头

我画画为什么这么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