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inary

SOT南国人 西北送弓心头肉
全职云秀/月pro担泪夜/es/TOZx/p5
废人,白夜一生推,是个渣但仍喜欢画点啥。很丑就是了。
摇摆不定的墙头草
啃粮养老 沉迷农药

【时之歌】三部曲 (粮食向

1自说自话,角色欧欧洗
2纯种南国人等官方打脸
3格洛莉娅还没登场
4迷迷糊糊自娱自乐的割腿肉
5剧情被狗吃了
感谢阅读。

———————————————

我曾就读于于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刚开始的确是以分数考进去的,后来一场由维尔哈伦大陆板块运动内力作用引发的海啸打乱了原本安宁的学习生活。本以为通过体力测试和笔试一切就能顺利,在学校读枪械设计和理论或者写军事新闻报告,但没想到在第一个学期就接到了一份外勤任务。内容是很适合训练新生的救灾工作,简称撤离护送。我只需要端好手里的武器好好站岗足矣。
事实证明我是相当单纯天真的,等任务启动后内容是大相径庭,这个任务花了我半年时间,我带着设计图纸跑了一趟佣兵工会,又去了塔帕兹最南端的边缘地带。
总之发生了很多事,一言难尽。

在西沙漠有幸结识了卡罗工坊的维拉小姐,佣兵工会双星之一的格洛莉娅,她是个优秀伟大的前辈,对我的工图指点纠正许多,受益匪浅。再得知我是南岛居民后她托我带了一些药品,以重金。说实话我吓坏了,同时也对她产生了尊敬与爱慕之情。弗尔萨瑞斯不比塔帕兹,这里气候极糟糕,日较差大的惊人,维拉小姐工作程度又从时间任务量或者效率任何一方面来说都高的惊人,所以拿到她给我的清单后,心里是难过。同时给室友写了信,望寄来一些常备药品和我个人的一台录制机。
回去就精攻新闻专业吧,当时我这么想,毕业留在西国,做记者。

这片沙漠吸引着我,虽然它从不属于我,我也不会迷失在移动的沙丘之间。

在学校,课间女生八卦男生成群打闹,室外课可以游山玩水,看着水装的美女们。自己读书并不专注,有时面对一堆必须要做的材料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松懈又懒撒,听校园传闻,让女生们把自己和某某某组西皮,新进男神女神,恋爱那些小事。食堂出了什么新菜系包括末日派里夹什么酱好吃等。年终会上被女生绑架去观赏她们挑裙子并且提意见,帮哥们儿物色舞伴商讨考试如何合作过关等等等等。一切都像上个世纪的事情。刚开始语言不通,对弗尔萨瑞思人们信仰与生活毫不适应,残酷冷漠磕磕绊绊我在卡罗工坊完成了任务,修改完一切图纸收购运送校方定制的傀儡武器。返航塔帕兹。
走那天沙尘迷了眼,走后第二天有谣传傀儡失控。
后来怎样我不知道,西国连年多战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我觉得那些报纸上记录的文字是侮辱。浮夸,轻蔑,恶语,调侃,各种舆论汇聚。
背包里的图纸和录制机的分量还在压着我的后背。

我总能错过很多东西,乃一介路人。这注定历史长河里不会留下我的痕迹。

塔帕兹海啸,海底火山爆发,大火。我亲人说那是末日。我这时在最南端,着统一发放的军服突然清醒。如果下一秒天崩地裂也不过须臾,浪费下的时间任务也必须完成。我跟着队伍在这里实验武器,军演,不知示威的是谁,研究的又是谁。跟着技术组长研究学习了点傀儡的皮毛,然后目睹实验结果中浑身颤抖,三分钟后巨大的海浪迎面扑来。

还好,我现在是活着的,并且坐在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重建后的宿舍床上写这篇文章。
那段时间具体事宜不慎想起,也是噩梦。
之后很累,学校克洛诺家族人干了一票大事,也可以说得意于此,我还能坐在这儿写字。
只不过再也不能画图也碰不来枪械了。
算了,也没有什么很大的事情值得写下去。有人说过:活着,就会有希望。很晚了,晚安。

ps:
在时之歌看到过一本来自异世界的书,上面有一句话至今记忆清晰: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我亦好歌亦好酒。
塔帕兹不惧怕末日。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