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inary

SOT南国人 西北送弓心头肉
全职云秀/月pro担泪夜/es/TOZx/p5
废人,白夜一生推,是个渣但仍喜欢画点啥。很丑就是了。
摇摆不定的墙头草
啃粮养老 沉迷农药

【旧戏存档】旧物

你可以有很好的未来,你做得到。
#旧物#
整理两下翘起的刘海去烧了一壶水给自己,整理昨日用过的纸张,将烧水壶放到磁炉上。
恍惚中思考着八月十九号我在干什么呢?今年?去年?或者前年甚至更久?
烧水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那位了一言不发,我也只有盯着水壶红色的呼吸灯沉默不语。
渐进黄昏,暮色四合,映着室内浮灰一点点沉降。从窗外灯光寥落到万家灯火,水壶咔嚓一声断电。好像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情景发生:室内沉默着,我听到响声便起身去给客人倒水,只不过与此同时客厅是热闹无比的。
可现在对面那个宽阔的长沙发上只有一个来串门聊天的病人。她眼里饱含尴尬、慌张,浑身不知所措,紧张的盯着窗上那副叫「金鱼花」的画。看表情似乎以为窗外是夜晚,不过此时屋外也的确是夜晚。
其实任何时候只要看向那个窗口那副画,都会以为窗外是满天繁星而不觉得是种植物。很久以前一个满身海洋水味儿的人对我说过。看着这位我不禁想起来了另一个人。
感受到目光后尴尬的开口,谢过我为她倒的一杯热柠檬水。我以为这位会像其他人那样为了改善气氛而问一句:你画的?然而这件事却并没有发生。开口的第一句却是:先生请您给我讲讲那幅画后发生了什么吧。刚才我们进那间屋子里陈设比较落后。她端着杯子眼神闪烁。
与众不同的姑娘。出发点令人意想不到。有些想笑,也的确笑出声:这画是恶劣的恶魔画的,为了记录伟大的巫女所饲养的金鱼,金鱼在人类那是吉祥的征兆。后来金鱼却被人类串起来插在花盆里鱼尾巴炸开就像花一样。语调调侃,她瞪起了猫样的大眼睛随后也轻笑了起来,当玩笑话一般。
然后她问:恶魔为什么要画呢,女巫呢,她还养金鱼送人吗?
我讶异于她态度转变之快,空气中流动的波动都变得明快。

我也不知道。我和他啊,不熟。
对了,恶魔和女巫也不熟。

之后送走了这位病人,我盯着门口沉思片刻想到了什么,转身去抱了抱另一个一直蹲在阳台并且哭的泣不成声的人。安慰着:你看啊我们不熟,女巫早就不记得了,她连她的金鱼都忘了,被你做成的花以及这些旧物也该扔了吧。
扔了吧,反正是毫无用处的旧物。

end-
2015.9.29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