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inary

SOT南国人 西北送弓心头肉
全职云秀/月pro担泪夜/es/TOZx/p5
废人,白夜一生推,是个渣但仍喜欢画点啥。很丑就是了。
摇摆不定的墙头草
啃粮养老 沉迷农药

【旧戏存档】道,为人道

#为人道#
楼不高,但死人足矣。

折断第三根笔尖,突然泄气一般不再去摸折刀。

我的孩子们唱着歌谣伴着舞步在雪白一片的平面上踽踽独行,金色的光伴着他们周身。明亮的、昏暗的、温暖的或者是诡异的黄光杂七杂八沉浮在空气。一个个从燃烧到到渐渐黯淡,不过在掌指间。
或者被那个胃口饕餮一样的口吞掉。
在巨大的口腔里发出金属碰撞的叮叮当当声后金色的光融化消失,最后连个壳都不剩。宛如传说中单纯的食金兽,但我清楚他不是被消化掉的食物也不是单纯的金子。

从新拿起折刀,在周身最近一颗圆滚滚的家伙身上携着编号,拉起带着墨水味儿的黑布条围着球状的壳子完成这个粗糙的伪装。
包裹,标记,重装,笔尖又断了。
失去耐心一下站了起来笔被重重的扔在地上。窗外是水泥灰组成的钢铁森林,遮挡住太阳无私奉献的热度。拉开最近的一扇玻璃窗,冷风夹着灰尘凄凉的消息送到耳边。

所以屋内的光源就是这些球状的金光。
狠狠打了个哆嗦,手中的刀掉落窗外。
够了够了。
烦躁的一脚把笔重重踹到角落,连带着块状固化的金色物质。
似乎稍微冷静了一点,踌躇着面相窗外,喃喃自语或者说给风听。
[恶魔,你要知道。我好歹是个人。]

我曾自私的认这些为自己的所有物,自私的称呼他们为我的孩子,信手拈来,肆意妄为。
但后知后觉你告诉我这是灵魂。世间万物的灵魂。
[以后食物问题你还是自己解决吧。]
对不起,我助纣为虐,罪行日渐加重。

脚踩并不牢固的边沿,后退一步,是神也拉不回来的定律。像那些被自己扔出去的笔和折刀,以及发着金光的东西。
或者说是另一种解脱。

左手边一团的雾气凭空上涌,风向偏了大概十度以内。鞋底因摩擦力方才稳住身形。背后的风似长了刺一般往屋内涌。
空气中某种东西在炸裂,但这拦不住我的脚步。
[恶魔,楼真的不高,但死人足矣。]

end-
2015.12.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