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inary

SOT南国人 西北送弓心头肉
全职云秀/月pro担泪夜/es/TOZx/p5
废人,白夜一生推,是个渣但仍喜欢画点啥。很丑就是了。
摇摆不定的墙头草
啃粮养老 沉迷农药

【存档】

灵力师

仍然清晰的记得导师曾经说过:“灵力师啊,既不是神魔也不是人类,是一群特殊的生物。”

眼前是浓重如墨一般的漆黑,凭借着窗外微弱的光摸索到床上。展开临时分配的军绿色被褥,手感有些硬,最后穿着衣服躺了下去把头蒙进被子。
这边的天气反复无常的样子和山间风岚移动相媲美,半夜没有太阳的光便冷得像换季。
眼睛发热的疼,有滚烫的液体贴着脸颊划过浑身汗水黏腻。紧闭上双眼伸手学着以前那个人盖上眼部的样子,自欺欺人的幻想着他的身影。
这样真蠢,眼睛更疼了。
泪水不短地涌出眼眶,抱紧发抖的身躯卷起被子。撇开自己的迷醉与颓废,然而事实清晰又明朗。忍受心理加上生理的痛苦双层折磨着,胸口压抑着许久的气息几乎快要直冲破云霄,一个声音叫嚣着提醒自己。
对啊,导师他已经不在了。难道自己要像被害妄想症患者似的在心里塑造另一个不存在的灵魂么。
眼睛里流出更多的液体,悲伤和孤独感包围时意识模糊下去。空气中缕缕不知名的香强调着它的存在感,这种味道充满古旧,清晰又飘忽的配合着空调风机的呼呼声催眠一般推着直觉走向悬崖,然后下坠。燃烧的香味打着旋儿一层层的深入,渗入骨髓,想唤起被抛在角落的什么一样。
就这样懦弱的还念逝去之人。
过去吧。到了早上又是新的样子。

-2015.6.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