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inary

这是一个充满黑历史的po
啃粮记录用

存档用 月戏

2017.5.31

迟迟未到的六月。
被判刑前的羁押期总是压的人透不过来气的。既不能写祝词也无法痛快的立下遗嘱,苛延残喘,呼吸着地下不透过阳光就不会被察觉的某些尘埃落定的风——处处透露着不详又窒息的消息。
真的糟糕透了,比垃圾场的东西还要令人作呕。那里好歹还能偶尔碰见几只老朋友。
这么想着不禁重新沉下心深吸气,魔法药水纸符通通被搜刮的什么不剩,地气乱到压迫神经,灵魂的嘶吼坏绕周身,从太阳沉入地平线到晨光微熹就没消停简直是余音绕梁。
力不从心又疲惫,也许很多「孩子」是自己也安慰不了的。双膝重新着地跪好轻哼着颂歌“「孩子」的诉求精灵的歌已经听过了,再这样下去会疯掉的,我这么聪明的人答应这条指示已经是错上加错所以……”
压抑。空气仿佛凝固不得不被打断,闭口深吸吐纳,合眼后无数光板飞舞着凑过来。空气也越来越粘稠。
“别吵,别叫,我听到了,现在什么都没有请不要……”习惯性的去摸纸与颂本摸空后又懊恼一秒自己的健忘。
断续的念出印在记忆的古语,耳边却炸响起接二连三的嘶吼。脾气真大。
“好了好了,已经不是幸存者了没有必要惨叫了,回到该去的地方去....”
压抑。脱口而出了一句颂词暗含的安慰,而周围的风仍没有如预想的平静下去。变本加厉连带着不知是何处的暗流泠然作响,一下一下撞击神经最低线。
很危险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抬手挥舞画符,就算没有魔法药与纸又能怎么样呢,安慰「孩子」们是我与生俱来的职责。拥抱大地的绘图板执笔创作,肆意妄为的操纵这些光点。
算我的神赐予代理人的死刑期提前两日。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你听不到他们的喊声吗;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祈求,现在请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吧。
“请给予我勇气和力量,坚持到最后一刻。为了作为人类最后一个自私的愿望。”
再一下下就好,六月就要来了。

评论

热度(1)